一颗小麦的春耕自述
发布日期:2020-03-20
浏览次数:
字号:[ ]

“高畴新雨足,布谷唤春耕”。嗨,大家好。我是一粒小麦种子,现在已长成一株麦苗,在北方的田野里向大家问好!我现在身披绿装,身高20厘米左右,等到夏天,我会长更高,变成金灿灿的颜色。

在我身边还有很多很多麦苗。它们都跟我一样,自从去年秋天玉米收获以后,我们就被农民伯伯播撒在了地里,经历了一个冬天的沉闷,终于迎来了春天。

惊蛰节气已过。现在,正是我们长身体的时候。为了让我们茁壮成长,农民伯伯们忙得不亦乐乎,给我们打药、施肥、浇水。

在麦田里,有些麦蒿等杂草,它们会挡住我们生长需要的阳光,跟我们抢肥料吃,抢水喝,还会挤占我的地盘,甚至把我们挤得没地方生长。每年开春,农民伯伯都会替我们收拾这些杂草。过去,我听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说,那时候都是用锄头铲,用手拔。现在,已经有了无人机,他们再也不用那么辛苦了。

那,无人机是怎样除杂草的呢?

嘘,你看,它们来了!黑夜不是阻碍它们前行的理由。

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围着我们生长的麦田走了一圈后,回到田边,他操控着2架无人机带着20升农药起飞了。十几分钟后,这些除草剂喷洒完,无人机又落回到刚刚起飞的地方。

听说,这些无人机有导航系统,还能自动避让田地里的电线杆。

“这有什么稀奇的,还有机器人呢。”旁边的小伙伴对我说。

“机器人是遥控的,一次能携带200斤药。”

过去,农民伯伯都是背着喷雾器打药,一天下来腰酸背疼。现在用无人机和机器人为我们喷药,既快捷又轻松,药水还洒得均匀。

这些讨厌的杂草被打败了,啊!好新鲜的空气!

接下来,我该吃饭喝水了。

农民伯伯们把播种机改造一下,就成了播肥机。快看,植保公司的叔叔们已经把播肥机挂在拖拉机屁股上了,尿素和高氮复合肥混在了一起,我的大餐来了。

现在,我的食谱都是经过专业的植保公司精心安排的。什么时候吃,什么时候喝,吃什么,喝什么,吃多少,都很科学。这既避免过量造成浪费,也避免数量不足让我吃不饱。

这段时间,阳光、雨水充足,有的小伙伴开始膨胀了,长得有些过快了。别看现在长得高,但经不起日后的风雨。长太高了,身子却不结实,风一吹就会倒下,将来贡献不了多少果实。

农民伯伯把我们这种情况叫“旺长”。为了控制我们“旺长”,让我们冷静一下,有的小伙伴吃了控旺长的药。冷静冷静,长结实一点,别长那么高。

而我就不一样,我是冷静、结实的好少年,要为农民多生产些粮食呢。

嗝,吃饱了,我该喝水灌灌缝了。

看吧,我和兄弟们有喝水神器:指针型喷灌设备。它以抽水泵为圆心,以300米为半径,将麦田里6个机井里的水通过小水管喷洒出来,36个小时能让方圆500亩的兄弟姐妹们喝饱。

有了这些大家伙,只需6人操控,6000亩的伙伴们只需十几天就能全部喂饱。

最近这些年,每年春天,我生长的这片土地里来干活的人越来越年轻,也越来越少,地里也越来越安静,但效率却越来越高。

“家家麦饭美,处处菱歌长。”我相信,我一定会是今年最结实、产粮最多的崽!(来源:新华网)
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